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淫乱的皇宫
淫乱的皇宫

第一章



哈塞因国王半躺在沙发上,旁边有四个身穿粉色纱衣的宫女侍侯着,国王有

些闷闷不乐,



因为刚才和王后又争吵了一次,堵气躲到这「逍遥宫」来。



哈塞因统治下的王国有7000万人口,并且相当富有,虽然算不上大国,

在这一地区也能独霸一方。数年前他娶了邻国的公主为王后,婚后一年里还算美

满,没想到王后患了「性冷淡症」,对夫妻生活表现的越来越厌恶,虽经多方医

治,丝毫没有起色,国王今



年28岁,正当年轻,精力旺盛。在王国里又没有「离婚」这种法律,因此

哈塞因国王想再娶几位妃子,不料骄横王后知道后大吵大闹,连她的父亲——邻

国的国王都惊动了,派人前来调解,如果两人彻底闹翻弄不好会影响两国关系,

甚至影响到国家稳定,使得国王很是头



痛,只好表面上和王后和解,暗地里独自生气。使得他变得脾气越来越暴燥,

并且有些喜怒无常。



一个近臣名叫迈义德的给国王建议:在离王宫不远的地方修一座行宫,可以

经常去散散心。哈塞因听后,正中下怀,心想:「不叫我娶妃难道还不叫我找宫

女吗?」因此三年前在离王宫不远的山上的兴建了这座「逍遥宫」。并封迈义德

做了宫中总管。



「逍遥宫」是傍着山修建的,有地上和地下两部分,地上是辉煌的宫殿,正

殿做为看歌舞,宴会的地方;很多的侧殿是侍卫和宫女的住所,地下修建得比地

上还宽阔,除了一般的卧室大厅及各式各样的房间外,还修建了好多暗道和数不

清的密室。储存着大量的食品用品,即可以战备,又可以行乐。



迈义德是个变态和虐待狂,当上总管后给国王献上很多主意,并且寻找来了

好多虐待用的器具,还在寝宫里建了虐待用的「惩戒室」,以及处罚宫女的「侍

应室」。哈塞因国王淫乐和处罚宫女都是在些地方。



宫里有挑选来的300名漂亮宫女,年龄都是16- 18岁,而且经常新招

若干名,替换掉一批旧的。哈塞因还规定:「逍遥宫」的每名宫女最多在宫里住

三年,三年后可以拿到五万「苏」(当地的货币),每被国王召幸一次另外赏一

万苏,为国王歌舞一次也能赏两千到五千苏。



这时,专管宫中一切的近臣总管来到哈塞因国王面前。



「陛下,100名新来的宫女已经挑选好了,陛下是否要看一看?」哈塞因

一听,马上来了精神:「好!叫她们进来!」「遵命!」总管下去后,不一会儿

领进一队身穿红纱的年轻女孩。



国王问:「她们调理的怎么样了?」总管媚笑着说:「回陛下,这些人歌舞

全行,礼节上都调理好了,其它的就等陛下您亲自来教了。」



国王仔细看了看,这些宫女基本上都很漂亮,外面穿的那件红色的纱衣薄的

就象蝉翼,整个身体轮廓都暴露无遗,而里面只穿了一套肉色三点内衣,看上去

就和裸体差不多。本来这个国家的女人穿的很严紧,连脸都要遮起来,但她们被

选为宫女,而且是「逍遥宫」



的宫女,命运就大不一样了,在逍遥宫里,经常会被脱的光光的,所以在来

以前先要经过一系列严格的训练,主要是教导她们绝对服从的思想,其次就是唱

歌跳舞,宫中的一切礼节,再就是去掉她们的羞耻感,所以这套衣裳就是「礼服」

了。在来「逍遥宫」以前,已经穿着这套衣裳训练三个多月了,现在已经习惯了。



国王觉得非常满意,对总管说:「做的很好,你会得到奖赏。」「谢陛下!」

总管说着,递上名册。国王看都没看,随手交给了身后的宫女。接着向总管要过

旧的名册,从上面勾去了100个名子。吩咐说:「这100名宫女谴散回家,

余下的



和新来的重新造册吧!」「遵命!」总管答应了一声并问:「陛下今天要选

几个吗?「今天不行,我有要紧事,明天再D7芄芡讼氯チ恕?br> 哈塞因国

王伸了个懒腰,回他的王宫里去了。



第二天下午,哈塞因国王来到了逍遥宫,满面春风的坐在正殿宝座上,后面

的四个宫女有的给国王斟酒,有的削果皮,见国王今天心情好,总管和宫女的心

也轻松了许多。总管来请示:「陛下,今天先上什么节目?」「那就先跳一场

「司巴科」舞吧。」



「遵命!」总管说着,由内侍手里接过一个雕花的银盘来,里面放着很多的

小牌子,一共约有二百多只,分成红色,粉色和黄色三种颜色。每个牌子上写着

一个宫女的名子,据说这种挑牌子选宫女的方法还是从以前的中国皇帝那里学来

的。「今天能伺侯陛下的全在这里了,请陛下挑选。」



逍遥宫里的宫女分为四个等级:一等是新来的处女,穿红色的衣服,写着她

们名子的牌子也是红色的;如过被国王宠幸过了,便自动降为二等,改穿粉色衣

裳,粉色牌子;国王高兴时,还会把某个宫女赏给大臣或侍卫玩一天,陪大臣或

侍卫睡过的宫女便降



为三等,穿黄色的衣裳了;另外还有很少是四等穿绿色衣裳的,这些宫女多

是触怒了国王受到处罚的,没有资格见国王,所以银盘里的牌子没有绿色的。



哈塞因国王看了看面前的盘子,随手抓起十个红色的牌子交给总管,总管接

过牌子到帷幛后面领出来十个宫女,只见这十个宫女每人两手各拿一只花环,伴

随着音乐,在大殿上快速的跳着,旋转着,使得薄薄的纱衣飘起来。三点内裤的

后面仅仅是一根带子



夹在臀部的缝里,从后面看去就和裸体一样。哈塞因国王高兴的哈哈大笑,

随手揽过身边的一个宫女抱在怀里,在她混身上下摸索着。



这个宫女就势在国王耳边小声说:「陛下,今晚给我一个机会吧。」另外三

个宫女见了也把身子贴过来「是呀,陛下,也给我们一个机会吧!」



哈塞因笑着说:「机会可以给你们,可是你们的屁股不怕会被那个吗?」四

个宫女红着脸说:「您要弄我们,我们怕也不行啊。」国王哈哈大笑。



又看了两个节目后,哈塞因摆手叫停下,指着其中一个穿红色纱衣的宫女问:

「你叫什么名子?」「回禀陛下,我叫艾玛。」国王对总管说:「给她准备一下,

今天叫她伴寝。」总管领命,带着艾玛下去了,哈塞因国王也带领着四名轮值宫

女到地下宫去了。



艾玛在两个穿绿纱的宫女服侍下,脱去衣裳,进到一只盛着温水撒满满鲜花

的大木桶里,做召幸前的洗浴。艾玛今年16岁,出生在一个普通人家,这次被

召进宫来,觉得非常高兴,心里想:「总算盼到出头的日子了。」



在艾玛的国家里,姑娘被选进宫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因为最起码说明两点:

一,这是一个美女,二,绝没有隐藏的病症或缺陷。(入宫前都要作严格的体检)。

如国被国王召幸过,就更会身价倍增,召幸的次数越多,同时赏赐的金银也越多,

她的名声



越高,三年后回家,提亲的会骆怿不绝,即使一次也没被召幸,三年后回家

也有一笔可观的收入。这里不像别的国家一样,把所谓的「贞节」看重,娶一个

连国王都看的上的女人,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何况还有大笔皇家陪嫁!



洗浴完毕,两个宫女给她身上撒上一种淡淡的香水,然后给她光裸的身上披

上一件红纱,只有第一次召幸才有这样的待遇,然后带她进入地下,走过很长像

迷宫一般的走廊,进了一个有卫兵守卫的门口,这就是国王的寝宫。走廊里只见

那四个宫女



分成两组,连喊带叫的正在猜拳,她们身上衣衫不整,有的只穿一件内裤,

有的甚至光着身子。



原来这就是国王给她们的「机会」:四个人中用猜拳分出名次,名次最高的

为胜者,今夜能受到宠幸,名次最低的还要受到惩罚。比赛分两组,共要赛四轮,

每输一次就要脱一件衣裳,所以才有上诉情景。



艾玛被带领着进了一间很大的屋子里,只见这间屋子周围有好几个门,她们

进了有两个侍卫站着的门里,这间屋里有一张很大的床,哈塞因国王穿着睡衣坐

在床边上。艾玛走向前两手交叉在胸前向国王行礼,禀告说:「宫女艾玛前来侍

侯陛下。」



哈塞因摆了摆手,跟来的两个宫女退下去,只剩下艾玛留在屋里。只听国王

说:「脱去围纱,到这里来。」艾玛楞了一下,但很快顺从的解开围纱的系带,

薄薄的红纱飘落在地下,一丝不挂的走到国王面前。国王把她揽在怀里,用手轻

轻在她光溜溜的身子上抚摸着。



这时刚才那四个宫女走进来,一起向国王行礼,前面一个喜气洋洋的禀告说:

「宫女丝吉姆今天获胜,前来侍侯陛下。」另一个则愁眉苦脸的说:「宫女娜莲

今天输了,请陛下处罚。」



哈塞因笑着说:「好吧,我今天高兴,就罚轻一点吧。」说完走到墙边的柜

子旁,拿出一条亮晶晶的编织钢带,又拿出两根20厘米长,3厘米粗的纺锤型

圆塑胶棒和一个小瓶子,对她说:「就罚你戴上它过一夜吧。」命令另外两个宫

女:「给她戴上!」



娜莲红着脸自己脱去裤子跪伏在地上,雪白的屁股以及肛门和阴部都清楚的

露在外面,两个宫女走过来,把小瓶子里的润滑油涂抹再她肛门和阴道口上,拿

起两根塑胶棒也涂抹上油,一根插进她的阴道,另一根插进肛门里,然后将钢带

连在两根棒底的环上,



向围在腰间皮带的孔中插进去,这样既不会脱落,也不会滑进直肠里面去,

一阵轻微的喀喀声,钢带紧紧的勒进屁股缝里,将两根塑胶棒深深的插进去。没

有钥匙别想打开。刚插进去还不觉得什么,时间越长越难受。娜莲提起裤子,和

另两名宫女站到门外去了。



艾玛看到这里,才知道原来国王是个变态,并有虐待的嗜好,自己也不知会

被怎样,想到这里又羞又怕。



国王对丝吉姆和艾玛说:「你们俩今天真幸运,跟我来吧。」带领两人进了

旁边的一扇门,这间屋不大,地下铺着白色的瓷砖,除了一张皮革面的单人床外

和一个柜子外,没有什么装饰。艾玛不知这间屋子是做什么的,丝吉姆兴奋的脸

红起来,她很多次在这里被浣肠,那种痛苦又快感的滋味叫她又羞又兴奋。



国王问丝吉姆:「你来了多长时间了?」」两年多了。」「来过这里几次?」

丝吉姆低着头说:「大约有十几次。」「知道来这里要做什么吗?」「知道,是

要给我们浣肠。」「那好,我就不用教你了,你把东西拿出来,做个样子给新来

的看吧!」



「今天要给我们灌什么?」「就灌普通的肥皂液吧!」丝吉姆放下心来,走

到柜子旁边,拿出一个白瓷盆放到地上,拿起暖水瓶往盆里倒进多半盆温水,又

把一块肥皂在盆里搓着,制成了大半盆带泡沫的肥皂水,然后又拿出来一根一米

半长的胶管和一个小瓶,胶管的中间有一个橡胶球,一端是个有孔的白色小球。



艾玛不知道「浣肠」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哈塞因

国王对丝吉姆说:「先从你开始吧,你自己插进去,转过身来叫她看清楚一点儿。」

丝吉姆有些害羞的看了看艾玛,慢慢脱光衣裳,拿起小瓶子,往自己的肛门上抹

上一些油膏,拿起胶管,把白色球的一端塞进肛门里,然后趴到床上,小声的说:

「陛下,求求您今天少往我屁股眼里灌一点行吗?」



国王把胶管的另一端放到盆里说:「灌得越多过一会儿泻起来才越爽吗!」

说着一下一下的挤压橡皮球,肥皂水一股一股的进入丝吉姆的直肠里,丝吉姆在

床上欠起上身,两眼紧闭,嘴里兴奋的呻吟着,不一会儿,肥皂水就灌进去一多

半,国王从她屁股里抽出胶管,对艾玛说:「过来趴下,该轮到给你灌了。」



原来「浣肠」就是往屁股眼里灌水,艾玛又羞又怕,犹豫着不敢过来,国王

笑着说:「怕什么,往你屁股眼里灌点肥皂水又死不了!快过去!说不定你以后

还会上瘾呢。」艾玛不敢违抗国王的命令,只得横下心来趴在了床上,学丝吉姆

的样子分开双腿。国王做了个手势,叫丝吉姆来给她灌。



艾玛的肛门也被涂上油,由於紧张,艾玛紧闭着肛门,但是怎么也抵不住胶

管的进入,胶管慢慢顶开扩约肌钻进去,艾玛第一次被异物塞进肛门,有一种说

不出来的奇异感觉,丝吉姆捏了一下皮球,一股热乎乎的水流从屁股眼流进直肠

里,又捏了几下,觉得直肠



里发涨,艾玛捂着屁股呻吟着哀求:「哎呦,不好受呀,不要再往里灌了。

「叫什么!不许使劲!把屁股放松!」哈塞因国王笑了:「给你们灌的不过是普

通的肥皂水,你叫什么?」艾玛试着放松了屁股,聚积在直肠里的肥皂水「咕噜」

一下子进入大肠深处,



艾玛觉得直肠里反而不那么难受了,皮球继续一下下的捏着,直到盆里的肥

皂水全部灌进去了才停下来。



丝吉姆把胶皮管从艾玛的肛门里抽出来,拍拍她的屁股说:「好了,别趴着

了,起来玩一会儿吧。」艾玛从床上爬起来,站到了墙边,立刻觉得肚子里一阵

搅动,有要大便的感觉,可是她不好意思说,只好缩紧肛门忍着。



丝吉姆骑在国王的一条腿上坐着,听凭国王的两手在她身上抚摸着,脸上露

出满足的笑容。过了一会儿,便意越来越强烈,艾玛实在忍不住了,只得向国王

请求:「陛下,我……我要大便,请允许我去厕所吧。」



国王说:「不行!她先灌进去的,而且比你多,你看她一点事也没有,你老

老实实的给我站到墙那边去!」



艾玛捂着屁股站在那里,(她不懂得坐着可以忍受很长时间,而站着很快就

会忍受不住了。丝吉姆以前被浣肠好多次,当然有经验,所以她坐在国王腿上。)

肛门越来越松,一股褐色的液体从肛门漏出,顺着指缝流下来,任凭她再强忍,

肛门再也不受控制了,



艾玛又羞又怕,「哇」的一声哭出来,随着哭声,褐色的粪水夹杂着大便块

冲出肛门喷泻到地上,排出去一部分药液后,艾玛的肚字里清松了一些,过了不

大一会儿,直肠里又开始发涨,艾玛顾不得羞耻,又一次从肛门排出混和液体,

就这样接连好几次才排泻干净。



国王按了墙上的一个按扭,外面当值的三个宫女走进来,国王叫她们一个带

艾玛到浴室去冲洗,另两个冲洗地上的污物。很快便收拾干净了。艾玛也洗完进

来。



三个宫女退出去后,国王对丝吉姆说:「艾玛浣肠没及格,你拿根棒来给她

插进屁股眼里,把她的肛门扩张一下。」丝吉姆走到柜子边,国王又说:「别拿

太大的,拿中号的就行。」丝吉姆拿出一根20公分长的圆型塑胶棒,一端只有

手指般粗细,越往下越粗,



到根部约有3公分以上。边在上面抹油边对艾玛说:「你看陛下多疼你,要

是给我插,准是拿最粗的,说不定还带电动的呢。」国王说:「行了,赶快给她

插进去吧。」



丝吉姆又对艾玛说:「来吧,把屁股张开,还得我伺侯你,换了我,一定叫

我自己插进去。」



艾玛只好伏在床边,塑胶棒的尖端撑开肛门慢慢插进,而且越往后越粗,艾

玛觉得肛门被撑的张开来,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整根棒插进去后大半,还有

约5公分露在外面,「坐在床上!」国王命令她说。艾玛刚一坐下,胶棒又进入

肛门一截,直顶进她的直肠



深处,肛门也被撑的更大,难受的她几乎流下泪来,她尽量欠起屁股,想不

让它进去太多,可是这样时间一久,累得实在不行,只能重新坐下,胶棒完全的

插进去。



丝吉姆一走动,也忍不住了。她用手捂住屁股说:「陛下,我也已经快忍不

住了……」「是吗,趴在这里扒开你的屁股叫我看看!」「不要看……快要出来

了……」「别费话,过来趴下!」丝吉姆只好过来靠近床边,国王把她的上半身

按在床上,两手扒开她的屁股一看,只见她肛门紧紧的夹着,已经有一些液体流

出来,阴道里流出很多粘液,整个屁股缝已经被粘液沾满。



国王笑了:「看你都湿了,屁股眼里灌进肥皂水很爽吧?好,那就先弄你一

阵屁股吧!」国王说着,脱掉睡衣,露出那早已挺起的jj,顶在丝吉姆的肛门

上,一用力插进去。丝吉姆屁股里被灌了许多肥皂液,又在快忍不住的时侯肛门

被jj塞入,想排泻都排不出来,随着jj的抽插,直肠里的液体被带动的来回

乱窜,发出「叽哩咕噜」的声音,那种又爽又难受的滋味使她异常兴奋。她叉开

腿趴在床边,一些透明的粘液顺着腿流下;随着jj的抽插,身子在不住的扭动,

嘴里「唉呀唉呀」的叫。



艾玛在旁边看着,也觉得身上发热,阴部发痒,屁股下面有些粘乎乎的,不

知是兴奋还是习惯了,竟连肛门里的胶棒都不觉得难受了。



丝吉姆终於高潮了,她向上挺起前身说:「我要泄了……」,国王刚趁机把

jj从丝吉姆肛门里抽出来,只见她仍旧趴在床上叉着两腿,肛门先是抽搐着向

里紧缩了几下,紧接着向外一翻,黄色的液体夹着粪便一齐排泻出来,不间断的

一口气就排净了。



当值的宫女再一次被叫来清除地面,丝吉姆自己去冲洗了。国王对艾玛说:

「你跟我到卧室去!」艾玛站起来,屁股眼里塞着塑胶棒走路很不便,又怕掉出

来,只好自己用手捂住屁股,一扭一扭的跟在国王后面进了卧室。



进屋后,国王叫艾玛趴在床上,自己坐在她身边休息,但手却不闲着,把塑

胶棒从艾玛肛门里抽出来,见她肛门里流出一些粘乎乎的液体,笑着说:「这里

怎么也湿了?」顺手把胶棒又给她插进去,「看,现在滑多了,插起来一点也不

费劲,一下子就能插



到底。」来回抽插了好几次,又抓着棒根部来回摇动。艾玛觉得肛门里痒酥

酥的,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她不由得哼了一声,把双腿叉得更开了一些,

肛门里越来越滑,抽插起来一点也不费劲,到后来只要一抬手,胶棒就会自动窜

出一大截。



这时丝吉姆也洗完澡,进到卧室里,站在一边看着。



国王歇了一阵,觉得jj又硬起来,站起身到艾玛的身后,伸出两手抓住艾

玛的两腿左右分开,向后一拉,把艾玛拉到屁股紧贴床边,从后面将jj插进了

她的阴道。



艾玛十分兴奋,阴道里又粘又滑,一阵轻微的痛楚过后,jj直插到底,随

即是一阵猛烈的抽插。由於国王站着,jj向斜下磨搽着艾玛的阴道前部,这里

是女人最敏感的地区,屁股眼里的塑胶棒同时被国王的肚皮顶的一进一出,好像

有两个jj在抽插,艾玛还是处女,那受得了这样,只几下子便进入高潮。



艾玛两手紧抓床单,顾不得丝吉姆还在旁边看,嘴里大声的叫着:「陛下,

轻一点……啊……我尿出来了……」阴部一阵抽搐,一股热流顺腿流下。



国王把她肛门里的棒拔出来扔到地下,又把jj插进她的肛门,热乎乎的j

j在肛门里,能感到一下下的搏动,和塑胶棒的滋味大不一样。一阵抽插后,艾

玛又一次进入高潮。



当国王射完精拔出jj时,艾玛的肛门和阴道口在痉挛着往外涌出粘液。国

王休息了一会儿,又抱过丝吉姆来……这一夜,艾玛和丝吉姆轮流被插了好几次,

直到天快亮了,三个人才沉沉睡去,两人的肛门和阴道里都不停的往外流着混合

的精液和粘液,床单上的弄得到处都是。早上三个人醒来时,太阳已经很高了,

国王按铃唤进来当值的宫女,准备侍侯他梳洗更衣。



国王见娜莲仍然戴着钢带,粘液顺着两腿流下,便拿出钥匙对她说:「褪下

裤子,给你打开。」钢带取下来后,两根棒带着粘液滑落下来,由于插在里面的

时间太长,娜莲的肛门张开着,竟然一时不能缩拢。梳洗完毕,哈塞因国王带着

满足的心情,回到王宫去了。



第二章



今天轮到美雅当值,美雅特地细心的梳洗打扮了半天,早早的来到正殿侍侯。

国王正在观看歌舞,美雅和另外三个宫女在身后侍侯着。



美雅来逍遥宫已经快二年了,仅仅被国王召幸过几次。再有一年就要期满离

开了,美雅计划着,今天无论如何要设法让国王召幸她一次。



美雅心里很清楚,被国王召幸的滋味可不太好受,可是被召幸一次能得到一

万苏,美雅生长在贫穷人家,一万苏对她来说是个相当大的数目。为了钱受些折

磨又算什么。



当值的宫女是最好的机会,今天她们整天在国王身边。只是宫里有三百名宫

女,除去生病的,来例假的和没有资格的,还剩二百多名,每四名一组,要近两

个月才轮到一回,有时轮到当值,国王却没来。今天国王来了,又恰巧美雅当值,

美雅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以前美雅也使用过引诱的手段挑逗国王,可惜很少成功。美雅虽然很漂亮,

但是宫里美女太多了,这次她要别出心裁。



美雅想的方法居然是触怒国王。只要惹得国王生气,必然要把她带去「惩罚」,

而惩罚时一定把她脱得精光,在「惩罚」过程中再加以引逗,就会激发国王的性

欲,那就大功告成了。既使不被召幸,只要被带进国王的寝宫就算「伴寝」,目

地也就达到了。



当然,美雅要把握好尺度,犯的「错」小了,不会引起国王的注意,犯的大

了,真正惹恼了国王,会把她交到「侍应室」,不仅没有奖金,还会白白被折磨

一顿。再弄不好,还可能被贬为绿衣宫女,甚至驱逐出宫,再也没有机会,那可

就彻底完了。美雅当然没有那么傻。



国王看歌舞正在高兴,美雅剥开一只香蕉,假装失手掉在地下,哈塞因国王

看了看她,没有在意,美雅见国王没有发怒,又把香蕉拣起来,放到国王面前。

国王生气了:「混帐,掉在地下的东西还能给我吗?」美雅小声分辩说:「地下

一点也不脏……」



这一次国王真的生气了:「胡说!你既然说不脏,那就给你吃吧,——不过

不是用嘴吃!」国王命令美雅:「转过身来,把裤子褪下!」美雅见国王发怒了,

心里暗自得意,表面上假做委曲的转过身子,慢慢褪下内裤,露出白里透粉的屁

股。「弯下腰,腿分开,自己把屁股



眼儿扒开!」国王又继续说。「陛下,饶恕我吧,我下次不敢了。」美雅一

面求饶,一面弯下腰,叉开腿并用两手扒开了屁股,浅褐色的肛门在颤动。



国王拿起那只香蕉,往美雅的肛门里塞去,香蕉表面滑腻腻的,很顺利的塞

进去一多半,美雅叫了声「不要呀!」屁股一放松,香蕉便进入肛门里,只有很

小的一段在外面,美雅把肛门一缩,香蕉「哧」的一下子全部滑进她的直肠里,

一点也不见了。国王叫她提起裤子,继续站在旁边侍侯。



上一个舞蹈表演完毕,国王指着美雅对总管说:「让她加入下一个表演,演

得好将功折罪,演不好一起处罚!」总管应了声:「是!」领着美雅到屏风后面

换衣裳去了。



美雅拿到舞服一看,是一件毛绒绒的紧身衣,只是臀部靠肛门的地方有个洞。

一顶带两只长耳朵的帽子,还有一根两头细中间粗的短棍,棍的一头连着一段弯

曲的钢丝,钢丝末端是一团毛球。



美雅见了这些东西,知道下一个是「兔女郎」舞。这时有宫女帮着她穿好紧

身衣,戴好兔耳朵帽子,拿起短棍来抹了些油,从衣裳臀部的洞里塞进美雅的肛

门。后面的钢丝顺着屁股缝向上弯曲,毛球恰好在尾骨上。再看其他的十几个宫

女也都是这样妆扮。



美雅直肠里的香蕉被短棍一顶,深深的挤入直肠的深处。一种兴奋的感觉让

美雅混身一抖。舞蹈在激烈的跳动,「兔女郎」的「尾巴」一颤一颤的,插在宫

女们肛门里的短棍也跟着抖动,搅动得肛门痒痒的。特别是美雅,不但肛门被刺

激,直肠里还有一根香蕉,那根香蕉刺激



着肠壁,产生出要大便的感觉。美雅偷眼一望,见国王正看的高兴,心里想:

「我忍住没问题,一会儿就要跳完了,假如被国王「宽恕」,那就前功尽弃了!」



美雅捂着肚子,脸上装出痛苦的模样,暗地一使劲,将短棍挤出肛门,和毛

球一起掉到地下,紧跟着索性把那只香蕉也挤出体外。随既美雅倒在地下,做出

惊慌的表情,整个舞蹈都停下来。



国王这次真的有些动怒了:「你今天是不是故意的?看样子非得给你吃点苦

头不可,来人!把她先绑起来,送到寝宫里去!等我回去慢慢教训她。」



美雅跪在地下,嘴里叫着「饶命!」心里却暗暗得意,只要被带进寝宫,计

划就基本成功了。国王向两个侍应吩咐了几句,侍应答应一声,拿出绳索把美雅

两手反绑在背后,然后一边一个架起她,拖进寝宫。



两人直接把美雅带进了国王卧室里面的房间,进门先把她的衣裳扒光,把她

一丝不挂的身体丢在那张有着皮革面的床上,让她面朝下趴在那里。



刚才在国王面前恭顺又伏贴的侍应,现在现出一付色迷迷的神情,看两人的

表情,几乎想把美雅吃进肚子里,两人一面在美雅身上胡乱摸索着,一面你一言

我一语的说:「你看,她的身材多好,我真想立刻就干她一回!」



「算了吧!你不想要命了,咱也就是趁这机会看看摸摸,过一过眼瘾手瘾吧。」

「也只能这样了。多美的屁股!又圆又软。」「行了,摸够了没有?你去把东西

拿来吧!」



一个侍应到柜子里拿出几件东西放到床边,从其中拿起一串白色的小球,约

有十几个连在一起,大约三十公分长。他提着那串球故意在美雅面前晃了晃:

「陛下说要把它塞进你的屁股眼里去,先让你乐一阵子!」美雅曾经被塞过同样

的东西,知道它的厉害,吓得直叫:「不要……你们要做什么?」「这是陛下吩

咐的,你敢不听吗?」「陛下在哪里?」「陛下还在看舞蹈呢,怕你闲着太闷,

叫我们两个先陪你玩一阵。」



美雅知道不能得罪他们,何况他们是国王派来的,假如得罪了他们,会被他

们弄得很惨,例如国王吩咐插五十下,他们会给你插一百下,明明叫灌肥皂水,

他们会在里面掺进甘油……,美雅原是准备引逗国王,但没想到叫这两个家伙先

摆弄一顿,真有些划不来。



两人一人抓住美雅的一条腿,向两边分开,美雅最怕羞的部分便暴露无遗。

一个侍应用手指蘸满油膏,借抹油膏为名,把手指深深的插进美雅的肛门里,并

且来回的抽插,嘴里说:「呀,她的屁股眼儿真软和,一点也没费劲就进去了,

里面热乎乎的,真好玩!」



另一个也不甘落后,用手指蘸油后插进那两片阴唇间的裂缝里:「喔,这里

又湿又滑,跟本用不着蘸油。」美雅叫他们一摆弄,又羞又痒,真的流出粘液来。

「唉呀,两位大哥别弄我了,陛下要你们做什么赶紧做吧。



怎么?等不及了?好吧,现在就往你屁股眼里塞珠子吧!」「两位大哥,可

要轻一点儿啊。」「放心吧,保证叫你舒舒服服的。」



两人说着,拿起那串珠子来,把头一个塞进美雅的肛门,美雅把肛门夹了一

下,珠子被吞进去,然后是是一个紧挨一个,珠子进入肛门后顺着肠壁向里挤去。

美雅感觉异物从屁股眼里钻向肚子深处,又痒又羞的感觉真难以忍受。最后一只

球被按入肛门后,外面什么也没留下。「都进去了,看你的屁股眼儿一动一动的,

舒服吗?好了,翻过身来,现在该弄前面了。」「还要干什么?呀——不要用那

个——!」美雅翻过身来,见一个侍应拿着一把晾衣裳的夹子,吓得叫起来。



美雅两手绑在后面不能动,一个侍应过去坐在床上,让她背靠着自己半躺着,

在她的乳房上来回搓揉着;另一个把她两腿尽量向两边扯开,取过一只夹子夹在

她的阴唇上。一种又痛又痒的感觉传便全身。



「啊——」美雅叫着,阴部一阵痉挛。「好玩吗?不要着急,还有好多呢,

再来一个!」「唉呀——不要夹了,痛呀——」



直到两片阴唇都夹满夹子,那个侍应又用胶带贴在夹子尾部,然后向两边拉

开,贴在美雅的大腿根部,连着的阴唇就被张开了。「这样看的多清楚!小洞都

湿透了,插这个不用润滑油了吧。」「还要插——唉呀——那么粗——不要——」

美雅见侍应手里拿着的东西竟是一个粗大的电动棒,吓得又叫起来。



「来吧,今天叫你过足了瘾!」侍应说着,把电动棒顶在美雅张开的阴道口

上,慢慢向里推进去,电动棒的尾部有一个较细的颈,进去后不易滑落出来。等

电动棒完全进入美雅的身体里,侍应打开了电源开关,电动棒「嗡」的一下震动

起来,麻痒刺激着美雅的全身。



两个侍应放开美雅,叫她坐在床上,「你就在这里慢慢享受吧!」然后一起

走出去。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都没见有人进来,美雅坐在床上,觉得越来越难受:

直肠里的珠子刺激着肠壁,分泌出的粘液流出肛门,阴唇上的夹子好像越来越紧,

阴道里被电动棒刺激的的粘液早已大量涌出,和肛门流出的粘液汇合一处,在皮

革面的床上聚成一洼,屁股上沾满了湿漉漉的粘液。



门被推开,两个侍应又进来了:「陛下马上就到。叫我们再给你灌点这个。」

说着像变魔术似的从背后拿出一个粗大的玻璃注射器,里面装着足有一千毫升药

液。「转过身去,把屁股伸过来!」



「哎呀……不要再往我屁股眼里灌水了——!- 」美雅见还要给自己灌肠,

吓得直向后挪,侍应不理美雅的喊叫和哀求,把她搭起来,让她跪伏着,把注射

器的管头插进她的肛门里,没有立既往里注水,却故意来回抽拔和搅动了一阵,

才把药液慢慢的向里推,美雅哭泣着,回头看着药液一点一点的注入自己的肛门。



药液全部推进去后,侍应把她搭下床来,拿毛巾把她屁股上和床上的污物擦

掉,把绑住她的绳子解开,一起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