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老娇妇
老娇妇

五十一岁的黄美兰竭力想拨开李总已经伸进她内裤的髒手,可是李总人高马大,根本弄不动他,李总已经急不可耐地凑近她,另一只大手噁心地抚摸黄美兰白色雪纺衬衫下的娇白的背:
「美兰,你好诱人哦 ---美兰,我 -我想奸你 -奸你- --唔--」,
说着话,那嘴就朝黄美兰搽着鲜艷口红的嘴儿凑过去。
「小李,別这样,小李 --」听着李总对她这样一个老妇人说出这样的话,黄美兰满脸红晕,
。。。。。。。。。。。。。。。
「李总, ---」黄美兰也不好意思说出来,「办公室 ----,办公室 ---人太多 ---」被小李拥在怀里的她,身体软软的,微微地还假装着挣动,可是有着浓浓脂粉香的纱质衬衣里的酥软的乳罩下自己家微微垂着的五十岁的奶被他拿着,多羞人啊!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摸着,竟有种奇异的感觉。特別是那么痴迷来摸自己奶的还是个差自己三十岁的小伙子,这怎么能好意思呢?
「小李 --」黄美兰虽然还想着反抗,可是娇软的带着乳罩的身子由着年轻情热的李总抱着,微微的挣动,竟令得薄软前襟下的两颗乳头微微地顶弄着小李,惹的小李再次体会到五十岁妇人的身体竟可以如此销魂荡魄,更加难耐地抱紧这个妇人的身体,令得怀里的黄美兰有些受不了重压而轻轻地呻吟,
「小李 ---人家今天来月经了 --」五十岁的黄美兰用低的几不可闻的声音说着,害羞地低垂着细柔的颈项、将臻首埋在二十岁的李总肩头。小李激动得竟搞不清楚这老妇人的话有多少是寻找反抗的理由、可中间又有多少「撒娇」的成分,这妇人撒娇的模样。。。。他用手指摸搓着黄美兰细嫩的乳头,在她耳边柔声说,
「放心,美兰,我会怜惜你的,我的小美人儿」听着自己都五十一的人了还被一个小伙亲热地叫着「小美人儿」,害臊得黄美兰竟沒来由地被李总圈在腰间的双股紧了一紧,马上察觉到自己的这种反应,她竟软软地不知怎么解释好,羞红着老脸,两眼水汪汪地不敢看李总。
多少次的缠绵,多少次的交欢,财务黄美兰在上司小李身下被压着、顶着、搂抱着、翻弄着,一阵阵地感受着年轻男子那火热的东西在自己滑润的敞开的阴道里穿插,乳头被撕咬着,大腿被高高地翻起,激烈难忍的小李跨骑在这个依然性感的老妇身上,两手紧紧攥住老妇后背皱皱的、丝滑的乳罩带,一下一下地不顾性命地运动。五十一岁的黄美兰直被奸得死去活来、魂不附体,娇喘喘、香滴滴地,两条玉腿挂在年轻男子身上,任由奸弄,阴唇红烂,一汩汩的精液和带水在粉白的腿缝间淌下,一对丝质的奶罩混着无盡的汗液湿漉漉地箍在了妇人的腰间,窄窄的带儿微微垂下触到了被单。对方毕竟是別的男人,自己是被强迫的,黄美兰只不发一声地地晕红着脸儿坐在二十岁李总的腿上任他颠弄。她便如未经人事的小妇人一般,那撕得只剩一绺的雪纺纱下的粉白的双臂娇羞地攀扶着小李的肩,丰白的脸儿伏在「他」的肩头,紧闭着眼儿,长长的假睫毛下描着的黑眼膏有点被汗水沖淡,细细的鱼尾纹下上班前敷的粉也被汗水带着,露出微显苍老的脸,但却因处在激烈的性事中而显得异样地桃红。看着这样的脸儿,小李意识到自己真的是在奸一个已经五十岁的女人,而她竟是这样的体贴顺从,让他享受到了妇人阴道艷淫无比的美味儿,丝滑滑的白带为他淌下为他流;而她显然也在不露声色地享受着和年轻男子做爱的感觉,偶尔的睁开妙目,却看见自家儿的阴道里因这个小伙的东西穿弄而流出腥白的带液,更感娇臊难言赶紧闭上眼睛,微微地喘气。
「美兰 -----美兰」小里突然勐烈的叫喊着,老妇人知道小伙子要在自己体内射了,只是紧紧搂住小李一动不动,让小李越来越激烈地摇动着,那东西在阴道内搏动令的她快美难言,但又羞于启齿,只是双腿紧夹住小伙子的腰,让自己的阴道盡力张开,可这样,是不是自己太淫荡了?黄美兰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红着脸紧抱着年轻的李总,享受着无声的甜美,而且越来越强烈。。。。。。
黄美兰也已经浑身无力,静静地躺在小李的怀里,小李无力地趴在黄美兰身上,头挨擦着这个迷人妇人的脸,脂粉残存的妇人更具风味,他另一只手穿在黄美兰娇骚的下面爱怜地抚摸着这个令他百玩不厌的中年妇女的阴唇,嘴里无限着迷的暱喃:「美兰,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美兰」,
黄美兰不情愿地体会着性爱的馀味,可是她不能对他承认这一点,轻轻的哼了一声,
「我是老太婆了,什么好不好的」
「美兰姨,你太迷人了,你知道吗?你的奶,你的又娇又香的臀」小李的话说的黄美兰害臊的不行,回想起刚才几十年未有过的那种性爱,真沒想到,到了五十岁,虽然自己一直注意保养,可是最后竟然会被一个小伙子睡了,而且睡的那样好,自己的老香逼好疼啊!嗯 ---好羞 ---。
「美兰姨,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看到你五十岁的的白白的身子,透明的衣服里面还戴了那白白的娟质奶罩,我就好想玩你戴着乳罩的迷人身子,我想方设法才把你调来做了我的秘书,多好啊!你真的很迷人,美兰,別走了,永远陪着我,我还想玩你一千次,我不能让你这样迷人的美妇人给別人玩」「美兰姨,你,你那儿真的让我好美哟!」
黄美兰一把推开他,红着脸、轻舒粉臂绵漫有致地给自家儿把已经是被汗水浸得湿粘粘的奶罩繫在香体上,沒有转头说了一句「这事儿不会完。。。」 ,一只手用在和小李性交时落下来的卫生巾堵着自家儿的下阴,粉白的娇臀一扭一扭地走进了卫生间,另一只手里攥着一条已经皱巴巴的粉小三角裤。小李真想再追上去舔这妇人娇体上湿奶奶的罩带。可是他不敢,
但这老妇人的身子的确甜腻柔媚,香水逼人,什么时候才能和她在席梦思上真正共效鱼水呢?
黄美兰娇暱地坐在抽水马桶上,一抽一抽地射出了尿,拿去了卫生巾的阴道也不自禁地一汩汩的年轻男子精液从五十岁黄美兰的老阴道里面涌出来,
「嗯,好疼 --」老娇妇不自禁地妾妾地用纤指抚着自己的红艷艷的娇逼,
「呀!好羞人」黄美兰看到自己的阴唇被操的红肿的样儿,害羞地赶紧闭上眼儿,自家儿的私处竟疼丝丝的,好可怜!被奸后五十岁的老妇怜爱地用卫生纸轻轻擦拭着那红烂娇唇,那丝丝的疼儿引得娇「美兰」一阵阵地蹙眉,那种奸后妇人的风情煞是惹人疼爱。
望着自己下面流出的精液,黄美兰想「不知道家康会不会发觉?」(孙家康是黄美兰的老爱人)。「家康,家康,我对不住你」黄美兰显然才突然觉得应该有一点内疚。
可是当摸着那被年轻男子奸玩后的阴户,一种轻痒痒的遗留的淡丝丝的快美却令得五十岁的女财务有一点茫然。。。。。突然之间,她竟然觉得那样的想要一个男人。。。。可是叫一个女人家怎么说的出口嘛?她不自禁地有一点怨恨小李,他强姦了自己,可是,可是,自家儿还是那么难受,唉!
卫生巾髒了,可娇软的下体还不时有精液流出,黄美兰有一些为难。最后她叠了几层纸巾在内裤内层,紧敷着私处。
黄美兰理弄完女人家的事儿后,理了理头髮,走出卫生间,老闆已经不在,衬衫已经撕坏了,幸好公司里有更衣间,平时自己还有几件衣服留在公司里的。可到更衣间一看,衣服都拿回家了,只有一件几乎全透明的奶白色旗袍,平时自己都是五六月份衬裙外面再穿这件旗袍的,可是现在都8月份了,而且,现在身上也只有一件髒乳罩和小内裤,这怎么能穿呢?
想来想去,也实在沒有別的办法,算了,今天就不全坐公交车了,先坐203路到翠微里路,下来立刻叫出租车,直接回家。这样免得太引人注目。